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我不知道你们小时候都看什么,我是说小时候……
反正我是跟他们一起长大的。(然后现在所有人都老了。)




“嗨,”哈利说,“嗨。”
他局促地耸耸肩膀。德拉科•马尔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在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绕过一个波特之后。
既然他们已经过了打架的年龄,他们就不再打架了。马尔福——阴沉的、中年谢顶的、酗酒过度的马尔福——戒备地往后一缩,尽管他的大衣领子遮住了眼睛以下的所有东西,但他紧皱着的眉头已经明确表现出了他的抗拒。
“呃,嗨,”局促的波特说,用一只手挠了挠鼻子。“你好。”他转而向潘西•马尔福问好,后者投以厌倦的一瞥,仿佛在她面前的无论是一个傲罗还是一个家养小精灵——或者只是一个不会说话的石墩——都不会有任何区别。错误的搭讪。“你好。”她敷衍地回答。
马尔福把他妻子挽在他胳膊上的手臂又紧了紧。这只是为了表示他不想被打扰的一个信号。“我们要走了。”他简短地说,向波特——波特和他带来的韦斯莱们——点点头。他转过身准备绕过他们,但波特显然还有别的话要说。
“你下午有别的事要做么?我不是那个意思,”紧张。波特在紧张时会不自觉地歪着嘴角。马尔福漠然地注视他。“我想请你喝一杯。别误会,就是喝一杯。”
一个波特邀请马尔福喝一杯。“我不方便。”他回答。他的太阳穴因为昨夜的酗酒过度和失眠而突突跳痛。他想回到他的屋子里去,把窗帘紧紧地拉起来然后点着炉子里的火。——他能想象到自己的脸色:苍白,厌烦,眉头紧锁,就像他父亲。
他绕过波特离开了,潘西挂在他的手臂上,如同一个鬼魂。波特在他身后顿了顿然后大喊:是关于我儿子——
但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把手指放在马尔福家的门钥匙上,马上他就消失了,哈利站在原地。笼罩站台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
“嘿!”哈利说。
他站在那儿看了会儿,收回手然后挠了挠头发。金妮担忧地看着他。
“是个不好的开始,是吧?”哈利说。“我就是想跟他聊聊。”

评论
热度(6)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