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给我讲个你的故事吧。”熊猫人崽子乞求。
他们坐在蟠龙脊以西一块凸出的山脊上。齐克瑟缩在一块看不出颜色的土地精的牦牛毛毯子里,眯着眼睛,以抵御从昆莱山方向吹来的寒风。自从潘达利亚被军团占据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重新踏上螳螂高原。
听到问话,他把奄奄一息的营火又拨了拨。
“我没有故事。”他说。“但是我知道一个熊猫人的。听着。”

评论(1)
热度(7)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