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突然说,“你们确实会梳理皮毛。”
这句话没头没脑,但不在意料之外。裴琳停下擦拭自己的长矛。在她旁边,螳螂妖盯着他带回来的那个幼崽——瘦小,干枯,绝大多数毛都纠结在一起,沾满泥巴和草屑。现在,十仔正负责把他洗干净,并尽可能地用手爪理顺他的毛发。在终于放弃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后,他们在温泉里玩耍,并互相往对方身上泼水。
“毛发是重要的一部分。”裴琳把长矛从左手换到右手,现在它在阳光下看起来锐利无匹。她满意地把它搁回膝上。“我们用这种方式表达亲近。就像,”她做了个手势,“你们也会互相整理翅膀——”
“我们不会。”一阵生硬的沉默。“螳螂妖不会。”

评论
热度(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