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后来他问齐克自己是什么。你是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某个螳螂妖和一个身体柔软的种族交媾的果实。父母,你从哪儿听来这个词儿的?不,年轻人,你不了解螳螂妖。螳螂妖没有这种概念…现在去吃东西,把你的爪子洗干净!

裹着斗篷的影子,他能够看见的只有眼睛。不需要任何话语,它一出现他就认出来了。这种联系,它……就是在那儿。不需要言语就能够懂得。不需要开口就能认出。
我还记得你从我身体里脱离。它的声音沙哑。他们给你起了个熊猫人的名字。
他轻微地晃了晃触角,表示“是的”。他知道它会懂得。这没有为什么……这不像是亲近,更像一种本能。他知道在它这里他会被接纳,因为他原本是它的一部分。

评论
热度(5)

© 朋友喝粥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