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伸出自己的一只手爪然后展开……这是个类似击掌的姿势,但他不是真打算那么做。螳螂妖只有四个爪趾,所以当它把它小小的手爪伸展开然后贴在他掌心里的时候,……显然这不是那么地契合。
就是啊。好像哪儿缺了一块儿。他们的形状不合适,它不是他的钥匙。
他该怎么形容,当它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它小小的手指穿进他指爪缝隙的感觉?它握住他,然后它多出来的那根小小的手指找不到自己的地方,动了一下,接着和它的第四个指头贴在一块儿,一起握住他的尾趾。这感觉还是不对——还是不对,但是……但是也没可能找到更好一点儿的方法了……现在只有这个。只有这个。
他学着它那样弯曲自己的爪趾,使它们落在它的手背上,克制自己不划伤那些脆弱的外表皮。那种不对的感觉仍然使他不舒服,但他也没有放开它。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