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在那之前,赤足的年轻人在府邸中等待了很久。
等待并不恰当。他在花园的树荫中游荡,在溪边掬水喝,将珍贵的无花果采摘殆尽。仆人们畏惧他,不敢与他交谈。等到宰相的厅堂中终于传来了消息,他们才在一株石榴树下找到他。
亚述人声称石榴是神圣的果实。年轻人说。太阳的圣树。大女神安娜希塔在石榴树下祝愿兄弟们来年丰收。他的嘴唇鲜艳,乌木般的鬈发垂落在额头上。宰相站着,年轻人也站着,既没有跪下亲吻地面也不曾吻宰相的手。他两只手里各捧着一半饱满晶莹的红石榴,右手染着酒红的汁水,从一个指节上流淌下来。他的赤脚陷在柔软的波斯长毛地毯里,走动时脚腕上的金环叮当作响。他把右手那一半递向宰相。
从不知名处传来了隐秘的沙沙声。
你的果园丰盛。年轻人的调子好像夜莺。果实已经成熟,你不该如此放任它。享用吧。
他把右手向上抬起。
沙沙声穿过厅堂的角落。一个隐约的影子在移动。时近黄昏,拉长的日影穿过门柱向下,落在地毯上。伴随着的是一个低沉的吐息,呼吸之间发出嘶嘶轻响。石榴汁从那修长的指节上滑落了。
不知名的所在显现出了它的形象。巨蛇吞吐信子,摇摆着向前滑行。宰相一言不发。黄澄澄的蛇眼注视宰相,然后巨蛇摆了一下头。
巨蛇绕过宰相,蜿蜒滑向捧着石榴的年轻人。
廊柱下的日影已经移到厅堂的边界。厅堂中不曾点灯,一切笼罩在暗影之中。
巨蛇停留在年轻人面前,向后竖直颈项,轻微地左右摆动头颈。年轻人注视它,嘴角天然含着一点笑意。
巨蛇张口,发出可怖的嘶嘶声,毒液从森冷的白牙滴落。年轻人将石榴放入怀中,向它伸出手去。
巨蛇猛扑下来。

接着一切都突然消失了。巨蛇,暗影,黏液的腥气。一把细沙自年轻人握拢的指间流下,落在他赤裸的脚面上。
先觉者微笑起来。原来如此。
在他身前的暗影之中,宰相佐尔洛克把手指搭在自己的戒玺上,一言不发。



明澈者伊约库克。仅仅是看起来年轻。星象家,数学家,先觉者。重度失眠。热爱汁水充盈的果实。终于在摘光了宰相府所有的石榴以后被赶了出去。
被赶出去有大概几个钟头吧。
年幼的女王也常常睡不着。对于哄睡觉这一点,宰相真的轻车熟路了。
是的。我仍然想看香料。在经过蒸馏萃取之后加入酒精,香味缓慢而持久,适合烘托气氛。先知金褐色的眼睛半张着,他含住那些手指,忍耐它们在他口腔里翻搅,温暖而湿润。他用上舌头。先知发现了新玩具,新奇地用两根指头夹住他的舌尖。
这过分了。但宰相惯于忍耐。被芬芳的酒液打湿的长袍贴在他身上。
撕裂漫长而痛苦。他向后仰头,他的手指抓入地毯。细沙自先觉者指间滑落。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And Iyyokuk knows everything.

评论
热度(6)

© 朋友喝粥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