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在一个晚上搞明白如何插图和外链

*一小时后

粥:打开翻译。

“宠物不能进去。”绿皮尖耳朵的小东西重复。
沉默。科沃克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敲打自己的小钳子。卡兹提克坚持不懈地盯着地精,用自己许多双眼睛中的大部分。
“太大了。”地精说。
“可以变小。”
“变小也不行。”地精说。
小科沃克晃动自己的触角。卡兹提克把他从地上抱起来,就像一个抱着幼崽的单身父亲。他坚持不懈地站在那里。
唤醒者站在他旁边,努力把自己藏进自己的阴影里。
“好吧,”地精说。“它乖吗?”
螳螂妖的触角抖了一下。“事实上,恐虫是一种完全的智慧生物,尽管你不能理解…”停顿。“它会听话的。”
“好吧,好吧,”地精嘟哝,“希望你们不占用儿童手推车,这里已经乱套了。”他一边埋怨一边让开路,好让顾客们看见那可怕的场景。“怎么,我们的物流还没进步到包揽冬幕节订单的地步吗?”
他的尾音在两个互相抢夺最后一磅半价艾萨拉红苹果的巨魔女人的争吵中消失了。
卡兹提克默不作声地看着,把一只手搭在科沃克的甲壳上。在他旁边,唤醒者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真希望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她说。

“生穆山兽肉排,胡椒,任何甜的东西,——这单子完全没法看——这榛子巧克力不错。脱脂奶。很好,我很高兴知道你们当中也有人乳糖不耐受。你在看什么?”唤醒者转向他。“这是宠物食品。”
“我知道。”操纵者说。他注视着科沃克,后者现在变得非常小,在他的臂弯里愉悦地扇动翅膀。“他喜欢这个。”
“当然了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实际是什么。”推销员热情洋溢。“没有宠物不喜欢我们的健康狗粮!”
“狗粮。”唤醒者说。
“噢,嗨,对呀。事实上狼也行。”


“你没有试过和几百个兄弟挤在一起。”
“我当然没有。”唤醒者说。事实上卡兹提克乐于称呼她为一个尖耳朵的暴躁生物。尖耳朵的暴躁生物瘫倒在科沃克的甲壳上,松了一口气。“有车真是太好了。”
“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卡拉克西维斯给你配了车?”
“限号啊。”


*这之后的某一天


“你的——狼——不吃东西。”操纵者重复她说过的。“你说过的。”
唤醒者耸耸肩。“他可能吃闪电。”她说。“应该吧。我没试过。出什么事了?”
“那这跟他就毫无关系了。”卡兹提克说。他的触角抖动着,这是他陷入沉思的征兆。“有什么吃了科沃克的宠物食品。”
唤醒者打开自己的艾泽里特手提式接收终端。“毫无头绪。”她咬着甜甜圈一角含糊不清地说。“或者你为什么不问问蝗虫呢,也许他——”
门口发出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冲向沙发然后在她面前停住。血精灵停顿了一秒,然后僵硬地抬起头来。
“什么,你那是什么?我饿得要死了而你闻起来就像烤了半分钟的穆山兽肉排。噢,是你,你为什么要把饼干放在冰箱顶上?尝起来不错但是太咸了!”

“——会知道。”卡兹提克耐心地把她没说完的下半句补完。




*几个月以后

“给你的。”唤醒者说。
“这是啥?”卡诺兹问。
“狗咬胶。”猎人说。“哈提也有一根。”

评论(1)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