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凯帕琥珀在燃烧。
当然它们就是那样的。它们就该燃烧。烈焰四下流淌,包裹并吞噬一切它经过的所在。土地,凯帕树的幼苗,他的兄弟。螳螂之心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在他的注视之下,皇宫倒塌了。高大的穹顶落地,破碎,被燃烧的火焰吞没。视线所及之处,一切化为火海。
自那以后,他们的文明便死了。
死了。被焚烧殆尽。他闭上眼睛,仍能看见那一日的烈焰,炙烤他的甲壳,蒸发他泪腺里的每一滴液体。他们都死了,他活了下来,所以它折磨他,日复一日。

“我看见我的命运:成为工匠,寄希望于卡拉克西的举荐,在皇廷里担任一个职位,或者有幸封存一名英杰然后被他杀死。而你,你把这两种命运都毁了,背叛者。”

评论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