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ICO】
“当你的同事发现你打算出门买点什么”。


“你闻起来就像刚烤出来的小面包,软绵绵热乎乎,就像放在奥格瑞玛面包店橱柜里的那些。”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饿了所以你去买吃的,或者我吃你”。劣等生物对此充耳不闻。它翻过又一页,把手指放在上面,阅读,虽然卡诺兹并不了解它是如何理解页面上的凸点。他唯一知道的是他饿了。
“我以为你的神足够喂饱你。”劣等生物在他催促时慢条斯理地回应。“还是说库卡隆没有搞明白你们的生理结构究竟是怎样运作的?”而且,“你竟然知道面包是什么。”
它这语气很像毒心者。卡诺兹又一次向它发出恐吓的嘶嘶声,看起来这毫无成效。
他开始扯它的头巾时劣等生物僵直地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
“真要命。”唤醒者说。带着成吨的低气压。它们在它身周具象化为浓重的黑气,使它看起来如同被煞魔附体那般。它粗鲁地拉扯自己的头巾直到它回归原位。
“我去买面包。”它宣布。它站起来,迈开步子。

“半升麦酒。”远处黑暗里的某人说。

“随便什么甜的东西。巧克力怎么样?”
“奶油蘑菇浓汤,告诉他们别在汤里加胡椒!”
“弄点肉来——如果你能搞到牦牛肉就更好了。”
“一个苹果,”伊约库克说。“劳驾。”

“……”

唤醒者冲向电梯,头也不回地,让自己的鞋跟在光亮的地面上发出巨响。电梯门打开了,某样东西在她身后大喊:“别忘了我的苏打水!”
“见鬼去吧。”她对合拢的电梯门说。

评论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