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不可说】二护法

@小日 聊天聊出来的谐能存档。
你觉得是怎么样的,它其实就是那个样的。佛曰不可说。



护法是一个邪教护法。
这年头,邪教护法是一种普遍危险性高而收益低的高发职业,随便哪个教只要扯个山头都能拉出几个护法来。在这个邪教遍地横行的世界里,护法的邪教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邪教,护法也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护法。
护法的邪教当年不是这样普通的。护法的邪教,教主是个女人。女人当教主,随心所欲,不按套路出牌,最为可怕。想当年旁门与左道两路大军分列山下,只待天明一声号令,便要攻上山来。护法出门一望,只见四下里黑压压一片人海。
护法情知不妙,疾走入内以告。
护法说:教主大事不好,旁门左道前来攻山!
护法说:如今山路已封,请教主到后山暂避!
教主闻言,惊道:这群杂碎竟如此大胆!
教主:岂有此理!山一封,我从中原快马递来的水胭脂还没到,如何是好!
教主:你去把没用的装备分分,让山下的杂碎都散了吧。

护法走出门外。
门外大护法在等他。见他出来,向下微一颔首。
大护法说:你怎么看。



护法说:我用眼睛看。



护法说:怎么了,你不用眼睛看吗。


护法的邪教一共有四个护法,护法是二护法。虽说护法已经是个高发性职业,但真要成为护法也是看本事的。护法当年星夜上山,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剑,拜在教主身前。
教主说:你会干什么?
护法说会跳舞。
教主说舞一个看看。
护法拒绝。
护法说:我跳起舞来是要杀人的。
教主点起一队精兵。夜半森罗殿前燃起野火,教众敛眉恭目,分列两旁。教主被珠襦,盛服坐武帐中。
教主道:现在可以了吧?
教主捋下腕上金钏,望空中一掷,金钏上铃儿叮当乱响。
护法闻铃起舞。
护法快如疾风,来去无影,一剑一人,顷刻把一队精兵杀个干净。四下里寂静无声,但闻血迹酣淋,自他剑尖滴落。
护法一伸手,把金钏接在手中。

教主拍手称快。

教主笑道:吾儿真好剑法!



护法:????





护法成为了二护法。
护法说:儿子是怎么回事?
大护法说:哦,教主觉得我们都是她儿子。
大护法说: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感觉也没什么问题。
大护法说:你走过头了。走这边。



等等无论怎样也接受不了啊!!!!



树大招风,家大业大招贼,邪教名气大了,招大侠惦记。自打护法上山以来,护法的邪教被上山寻衅的大侠灭了32498048923波。教主不怎么管事,大护法召集大家开会。
大护法说:我觉得你们有必要严肃起来。
大护法说:我们这是邪教不是慈善机构。
大护法说:我们没有那么多装备免费送。

大护法说:大家自由讨论一下。

三护法说:我们都很严肃了。
三护法说:你说说你穿得这么土豪,还是看门的,看见你谁不觉得我们有钱。
三护法说:你输出还那么菜。
三护法说:踢了踢了。

【队伍:三护法发起了投票:将 大护法 移出队伍】
【理由:划水t了吧】

【队伍:将 大护法 移出队伍的投票已通过】



护法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二护法,和邪教里的其他人混得不太熟。不过没关系,护法乐善好施,言传身教,十分乐意点拨可造之材。
护法喜欢在习武堂里看徒弟舞剑。护法觉得这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上山寻衅的大侠少了起来。
大侠也是要看装备的。大侠讲究玉带宝剑青骢马,头上顶着貂皮帽,手上戴着金镶玉的扳指,脚下踩着乌皮鞣光的六合靴。再来一把弯弓,马上就可以去射大雕。
“只有手套。”护法说。“爱要不要。”
大侠转身就走了。

大侠的人数与日俱减,从一开始二十几个,到后来十几个,最后只剩下几个。最后的最后,一个都剩不下了。没有大侠,邪教要护法有什么用呢?
没用的二护法坐在堂前,翘着二郎腿打了个豁现。他一张口,一片桃花飘下来。徒弟们在舞剑,二护法揉揉鼻子,打了个闷不做声的小喷嚏。
小喷嚏闷得他满眼泪花。徒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看我干啥?”二护法莫名其妙。“继续啊?”
徒弟们不敢出声,只好闷头继续舞剑。
二护法看着舞得乱七八糟的徒弟,心里很失望。


就当护法习惯了钓鱼遛鸟舞剑的闲散生活之后,突然有一天,山上来了个蒙面人。
蒙面人个头矮小,身材细瘦,风尘仆仆。他走得很慢,不时左右张望,对山上这路看起来不甚熟悉。但他又确实是从山门走进来的。徒弟看见,不敢怠慢,急忙去找二护法。
二护法一听有大侠上门寻衅,急忙带着徒弟,在习武堂武尊圣像前摆开八卦阵。正午日头足,二护法等了半个时辰,才看见小路上慢慢走来一个小小的人影。

二护法说:……
二护法说:你敏捷不够啊。

蒙面大侠仿佛有些茫然。二护法趁机发难,一挥手让徒弟把蒙面大侠团团围住,摆开阵法。这阵法操练过千百遍,是八百七十七年前前前前任大护法毕生心血,精妙不可以言喻。大侠看了看,看起来愈发茫然。
二护法冷笑三声:呵呵。
大侠又看了会,取下背上兵器。那兵器半是弧形,两把瓢儿一般。二护法见他纵身入阵,身法古怪,兼有些一瘸一拐。
二护法心里叹了口气。
大侠左右开弓,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很快徒弟们都败在他手下。二护法在旁看着,心道此人大约天生神力,故而以一当百。但看他走路一瘸一拐,能不能近自己的身还得另说。
二护法于是叹了口气。
徒弟们和大侠都看着他。

二护法说:你们真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二护法纵身而上,大侠举兵器来迎。二护法快如疾风,来去无影,大侠原地不动,倒也应承得七七八八。大侠的确天生神力,二护法不愿久战,瞅个空子跳出圈外,捏个诀口念道:风起!
登时四处飞沙走石,蒙面大侠也被疾风推到院门口。二护法捏诀作法不休,风便不止。大侠腿脚不便利,几番躲闪,都被风推回院门。
二护法捏诀捏得手酸,大侠还是冲不过风墙。二护法无奈,收了风道:改日再战。
蒙面大侠从院门起身,抖落身上灰尘,静了静,抱拳而去。


蒙面大侠日日前来,二护法日日捏诀捏得手酸。大侠身形日益轻快,二护法日益感到无聊。

二护法看着大侠在风墙之中穿梭来去。

二护法:我在这。

二护法:你迷路了吗。

二护法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大侠耍了。



大侠给二护法送来了锦旗。
“‘妙手回春’。”三护法念。
“这怎么回事。”三护法说。
“妙手回春也轮不到你吧。”三护法说。“这不是四护法的活吗?”
四护法是个炼丹的,成天神神叨叨,神经兮兮。炼丹的都神神叨叨的。

四护法说:什么?
四护法说:我,没有,不是,……
二护法觉得他没救了。

二护法的风诀拦不住大侠了。大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二护法又回到了钓鱼遛鸟的闲散生活。
二护法在堂前站着看徒弟们舞剑。徒弟们非常努力,但大侠天生神力,还是每每败北。大侠来了,二护法意思意思挥挥手,放走了大侠。

二护法注视大侠远去的背影。

二护法说:喂!你走过头了!
二护法说:走这边!

大侠静静地站了一会,转过身来,抱拳而去。


蒙面大侠日日上山,教主不怎么管事,大护法召集大家开会。
大护法说:我觉得你们有必要严肃起来。
大护法说:我们这是邪教不是物流集散中心。
大护法说:别让正道人士给你们当代购,影响不好。

大护法说:大家自由讨论一下。

【队伍:将 大护法 移出队伍的投票已通过】





蒙面大侠在院门处停了下来,看二护法的徒弟们舞剑。
二护法以为大侠又迷路了。二护法指指身后。
蒙面大侠摇了摇头。

蒙面大侠和二护法一起坐在墙头上看徒弟们舞剑。
二护法说:你是旁门的?
蒙面大侠摇头。
二护法说:那是左道的?
蒙面大侠迟疑,也摇头。
二护法感到很奇怪。二护法说:那你为什么要上山?
蒙面大侠不说话。
二护法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二护法看向大侠的眼神里带上了同情。
二护法说:你是不是不能说话。
蒙面大侠沉默。
二护法真诚地说:呵呵。

【你已死亡。】

三护法说:你怎么就非得嘴贱。
三护法说:我还以为只有四护法会嘴贱。
三护法说:我说以前那个四护法。


蒙面大侠不出现了。没有人花式迷路了。护法们感到很无聊。平常护法们打牌,三护法总是说:嘴贱要不得。
言下之意:都是你把大侠气走了。
二护法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大侠总是要走的,就像之前的所有大侠一样。大侠在江湖上混,也是要装备的。
而他们这个没发展的邪教也不可能给出什么新装备了。
二护法每天钓鱼遛鸟,看徒弟们舞剑。晚上二护法突然醒来,在院子里坐着,听到屋顶有动静。
二护法一抬头,看到蒙面大侠坐在屋顶上。月黑风高,令人胆寒。

二护法:……
二护法:你要杀人放火吗?

【你已死亡。】
【你队伍中的成员正在复活你。】


二护法和蒙面大侠坐在屋顶上。大侠脚边放着一坛酒。大侠不喝酒,二护法也不喝酒。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二护法说:上次说到哪儿了?
二护法说:哦忘了你不能说话。
二护法说:你结亲了么?
二护法说:不能说话也没事,大侠这个职业很好,有前途。
二护法说:你好好打拼,将来做到盟主,一定有小姑娘抢着要攀亲。
蒙面大侠转头看向二护法,若有所思。
二护法以为大侠被自己说服了,感到得意,于是真诚地说:呵呵。

大侠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二护法:???
二护法:怎么了?


大侠叹了口气。
大侠的帷帽下有东西发出幽幽的绿光。大侠伸出手,把自己的帷帽取了下来。







大侠说:我是女的。






三护法说:对啊,是女的啊。
三护法说:不然教主怎么能让她进屋?
三护法说:你不知道?

二护法突然觉得自己又被大侠耍了。



摘掉了帷帽的蒙面女侠和二护法坐在屋顶上。女侠的眼睛很像猫眼睛,夜里动不动就冒绿光。
“别晃了。”女侠说。“我瞎的。”
二护法把手收回来,感到怀疑在发酵。但他又拿女侠无可奈何。女侠天生神力,又对他的风诀不过敏,二护法很为自己担忧。
“那是我装等高,我都九百了。”女侠说。“欺负你小号。”
对对对,二护法心里猛点头,仗势欺人要不得啊。





天明女侠离开了山门。她走起路来身形轻盈,身法飘忽,快如疾风,神秘莫测。
护法们在山头上目送她。
“我咋觉得她一直在走S形?”三护法突然说。

没有人反驳他。


—End.—

评论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