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短。
什么沙雕脑洞……


迅捷的虚空掠食者缰绳
拾取后绑定
使用:使你能够召唤一头可供骑乘的虚空掠食者。这是一种很快的飞行坐骑。只在你的血量低于30%时才能够使用。

瓦洛兰生物的血与他在虚空品尝过的那些截然不同。它们的血大多数是红色的,滚烫,黏稠,气味浓郁。如果情形不那么紧迫,他乐于咬住它们的脖颈,啃噬动脉,感受温暖的血液喷进他嘴里。他大口吞咽,不放过任何一滴。如此生机勃勃,令他沉迷。
他舔了舔牙齿帮自己回味那感受。他再次俯身查看情况,大猫看起来疲倦而冰冷,银灰鬃毛上的血液开始结块。他放任自己的嘴停留在距离颈动脉只有一英尺的地方。那里微弱而稳定的跳动证明雷恩加尔还活着,活着——而且还会活很久。他想象自己像对待这丛林中其他野兽那般,让利齿扎进跳动的血管,然后用大股温暖的血液填满自己的喉咙。它的血和它们的血不会有任何区别。雷恩加尔的血。一样黏稠,一样滚烫,令他心满意足。他的触角为了这个设想激动地颤抖。他克制自己不现在就咬下去。不是现在,他舔着牙齿,现在不行。
他查看那些隐藏在毛皮里的伤口。有一些是他熟悉的,来自铁器、利爪和獠牙,另一些他见所未见。他思索着,摆动着触角。在确定雷恩加尔不能自己行走之后,他从齿缝间发出嘶嘶声。


“我想要全部。”他说。“你的。”
“你的血。”他很快补充。“那天流到地上了。很难弄干净。”
一阵突然升高的火光照亮了兽人的脸:在瞪眼的同时雷恩加尔在皱眉。震惊,听到什么恶心东西的嫌恶,一种古怪的别扭。
过了一会儿。
雷恩加尔不自在地动了动。他的皮毛很厚,这样他就可以安慰自己的不自在只是因为热。他抖了抖耳朵。这个动作不期然吸引了虚空生物的注意力。它马上把感兴趣的危险眼神放到它们上面来,紧盯着就如同它们是什么新的猎物。雷恩加尔注意到了,但他舔着自己的鼻子,觉得嘴里比鼻子还要干。
虚空生物的脑子和他的显然差异明显。等到它确定了他的耳朵不会自己玩耍、捕猎和发起攻击之后,它转向他,用它那对散发着蓝幽幽荧光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的脸。它微微张开嘴,这显得它的尖牙比以往更为尖利可怖。雷恩加尔仔细地看它的牙齿后面,它确实是有舌头的。
“你准备好了吗?”它问。它的舌头与牙齿不同,看起来又柔软又细小,在它发出声音时在它口腔里灵巧地翻搅,在火光下露出湿润的光泽。“我们的捕猎可以开始了吗?”








车在半路抛锚了。半夜没有加油站。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