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被烧毁了…凯帕树,皇宫,我们的文明。黏稠的树脂成为了流动的沥青。我亲眼看见我的兄弟们被树脂黏住翅膀,在火海中挣扎。他们临终的悲鸣还在我耳边回荡。自那之后,塔就不再鸣响。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音波了。而你,渗透者、弑神者和背叛者,你为何踏足此地,在一切被你毁灭殆尽之后?


可是伊克萨尔本来也不会说话呀;(
失眠。感到头发渐渐消失。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