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我也好饿。怎么办可能等不到写出来就饿死了。好惨。
想搞一搞希赛克/科尔里克。按职业可能是主狙和他的观察员。观察员,疯狂话多,疯狂胆小,一点也不合格还会卖队友。被揪住脖子后面就老老实实地缩起来。同调练习很紧张,疯狂脸红。希赛克说你没有学习过如何侍奉女皇吗?没……没有。
一个小处男。
小处男其实也不小了,只是平时蔫巴巴像朵太久没浇水的蘑菇。两天下来希赛克得出一个结论:很久都没人跟他说话了。只要希赛克随便说点什么,他马上滔滔不绝得像一个没拧紧的树脂罐。这岂止是不足为外人道简直已经为外人倒了,希赛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卡拉克西维斯还开始收话痨了?不过他几千年没听见人说话了,有一个小话痨在这儿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科尔里克还在滔滔不绝,希赛克小幅度比了个开枪的手势,砰。
他只是一时兴起比划比划。科尔里克瞪大眼睛看着他,张着嘴,没料到似的,过了会儿没出息地哭了。希赛克无言以对。他握着弓,他的小观察员抱住他的腰不肯放手。
我不想死,科尔里克紧紧抓着他,我不是为了女皇,我是为了我自己。
希赛克感到一阵无可奈何。他见得太多以至于他只有无可奈何这一种感觉了。他拍拍科尔里克,后者把他的腰搂得更紧。是啊没人想死。可英杰自从被选为英杰那天起就是注定要去送死的。英杰没有寿终正寝这一说。
他没说这个。他只是拍拍小观察员的肩。

后来当然他们都死了啊!你在期待什么。

评论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