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2/1

notes:补充,关于佐尔洛克“本有可能成为一位卡拉克西瓦”。
私设如山倒。当然,怪我。不然还能怪谁?怪暴雪爸爸把设定坑了吗?

大概…去决斗的夏柯希尔。那时候她还只是夏柯希尔,不是大女皇夏柯希尔。佐尔洛克负责,用他的话说,“给女士们开门”。

她走进密室之前是夏柯希尔,走出密室之后是大女皇。

从这一点上来看佐尔洛克是有资格藐视除了卡拉克西瓦以外的大部分虫群成员的——甚至他可以藐视某些英杰。你一辈子见过几个雌性?通常而言只有一个。

佐尔洛克的女皇…我是说他自己的女皇。他看着她死去。尽管身为某位卡拉克西瓦选中的继任者(还没确定下来但有很大可能是这样的),他深明轮回的意义,但他…这儿有什么是我不能理解的,卡拉克西瓦。轮回之外没有我的位置。我要回到我的族群中去。
他们对他有些失望,在一个他们的身份允许的范围内。卡拉克西强调绝对理性,他们这些侍奉者尤其身先士卒。所以,失望,当然,有一点儿。还有一点儿嘲讽。但他去意已决。所以最后他们说,好吧。
当然那时候他还挺年轻的,所以他坐到这个位置大概还是沾议会的光。宰相某种意义上是沟通女皇和议会的桥梁。鉴于他对卡拉克西的深入了解,似乎这对两边都是一件好事。

很多年以后,卡拉克西瓦•沃尔会为此后悔不已。

于是他回去了。他开始辅佐他的女皇——他的新女皇。这是他深入接触的第一位女皇。当然她中规中矩,和她沟通并不麻烦。于是这样,他们经过了一两个轮回,然后——决斗的日期来到了。
她的继任者似乎胆怯了,被老女皇临死前的疯狂吓倒,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内落于下风。就在继任者将要被逼入死角的时刻,一位卡拉克西瓦出手了。

佐尔洛克没有再看下去。他明白挣扎是徒劳的,卡拉克西的意志摧毁一切。残酷,当然,但这也是为了轮回。她的条件已经不允许她继续坐在女皇的位置上,而想要离开这位置唯有一个办法。
唯有死亡才能结束这一切。
这是…淘汰的法则,当然,应该遵循它,甚至允许一点点推动力,在允许的范围内。他自己也干过这类事儿。但他……为什么这里有什么东西感觉起来不那么……?
有一些东西他从不质疑。轮回,卡拉克西的意志,神。关于这些他从不质疑,也不思考。潜意识里他天生认为这完全合理。当他自己的女皇死去时,他以为自己的迷惑是出于不能够理解。高等形态的意志无法被低维头脑理解,他不能听懂神的旨意,对此他并不强求。现在另一位女皇也死去了,他亲眼目睹何为“卡拉克西的意志”,以及它的实现方式。绝对理性,按照秩序行进,不择手段,不计代价。——轮回必须被保证。
事实上轮回确实存在,哪怕没人向聚生虫提起过这件事儿,他们依然能感受到它,和它的重要性。但他们所唯一知道的就是它在那儿。有人向他们解释过它是怎么来的吗?
当然实际上这是一个…你也许会说,聚生虫没有独立意识,是女皇的意志使他们投身战斗。但女皇的意志又是什么呢?这真的是她本人的意志吗?或者说是她被教导的某种意志?在女皇的意志之后,是否有更强大的某种意志——教导她的某种意志在推动着她?

做一个没有独立思想的聚生虫是多么轻松而愉快啊。


这一位女皇严格意义上不是合格的继任者,只是除了她没有竞争者活下来,因此她被选为女皇。她身体不好,仅仅产下过一次卵,还因为难产而几乎断送了全部子嗣。她的女皇生涯可以说是惊人地短暂。让她留在这个位置上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还没有其他的人选。但这困境并不会持续很久,议会很快培养起了一位新的继任者。
然后——就像我们在一开始提到的,夏柯希尔,将自己裹在风绒布织就的长斗篷下,由一位卡拉克西瓦带领,走进了皇宫。
佐尔洛克不需要看上哪怕一眼就知道这是个雌性。它——她的身高和体型和她走起路来发出的咔嗒响声(又细又密,像一阵波浪)无疑能证实这一点。他能做什么呢?
所有他能做的只是站在角落里,负责,用他的话来讲,“给女士们开门”。

战斗结束得很快。可以说夏柯希尔的前任没有经历什么痛苦。她本来就病得快死了,不如说这是她的解脱。夏柯希尔本人从血泊里抓起皇冠,一位卡拉克西瓦要接过皇冠为她戴上,但她巧妙地闪躲开了。她瞥了他一眼(她的身高完全足够俯视这位卡拉克西瓦),带着一股愉悦的——有点得意的——高傲劲儿。
在他们的注视下,夏柯希尔抬起手臂,把皇冠小心地安放在自己头上。——现在她是大女皇夏柯希尔了。甚至卡拉克西瓦也不得不对她点头问候。


现在我们又回到同一个问题了。“你这辈子见过几个雌性?”

很多个,如果要他如实回答他会这么说。其中一些曾头戴皇冠,如同你现在这般。更多的在这之前就已经死去。但那些雌性毫无意义,她们都不是现今的女皇。
“我以为你会跟那些老家伙一样强调轮回。”夏柯希尔的黄眼睛狐疑地打量他。“你跟老头子沃尔一样老了吧?是什么让你留在这个位置上,白白放弃消耗琥珀的大好机会?”
卡拉克西瓦•沃尔一定为她大伤脑筋,现在他把这个麻烦给我了。他想,过于平静,甚至连触须都没有抖动一下。

“轮回是非常古老的。轮回生生不息。轮回一往无前。”他告诉她,尽管他知道她不会明白,但作为他的女皇她有权得知真相。“但唯有身处轮回之中,我才能够成为我。”











夏柯希尔:所以您保护我,因为我要去死。
不。事实上,我保护您是因为我希望您活着。
你也总是保护之前的那些女皇就像现在,尽管你明知她们要去死?

她没有得到回答。

评论
热度(5)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