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NOTES:when Shek'zeer is still young……当然她死的时候也还很年轻就是了。
大宰相的睡前故事时间。




至于佐尔洛克。佐尔洛克这个年纪的族群成员已经屈指可数了,他恐怕和那些卡拉克西瓦一个岁数,甚至比他们之中的一些还要更年长。有传闻说他本可以成为一位卡拉克西瓦,但…好,传闻究竟是传闻。
女皇和卡拉克西议会并非水火不容。她——她们,和议会达成某种协力关系,并允许议会插手她们的统治。当然议会也会在她的子嗣中进行挑选:挑选继任者,挑选卡拉克西的卫士,挑选……英杰。
最后一种最为私密,也最广为人知。过程当然是私密的,英杰们最终也都销声匿迹,但他们的事迹代代流传。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甚至看到他们也没人认得出来,但他们确实…名声在外。
所以,大概,把英杰们被封存前的护甲和武器赏赐虫群中的杰出者是一种赞誉。一种肯定,当然,同时也是一种严苛的希冀。
这导致了一个后果:很多英杰的武器因此遗失了。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螳螂妖崇尚战斗,因此难免失手。失手的那些,他们所穿戴的护甲和武器因此遗失在战场上,被风沙和时间掩埋。
“而我,”佐尔洛克说,“我并不像他们那样战斗。”
他张开一直拢住的手爪,有一只凯帕萤火虫,安静地蛰伏其中,时明时暗。灯盖在之前就被掀开了,他看看它,然后把它送到掀开的盖子旁。它探头张望,摆动触角,探查动静。
他发出一阵很轻的咔嗒声。
“进去吧。”他说。
它当然是听不懂的。于是佐尔洛克重新把它抓起来,轻柔地放进灯罩里。现在看不到萤火虫了,只有一明一暗的柔和光芒,映照着他若有所思的神情。
在微光照不到的地方,大女皇夏柯希尔把两对手爪交握在一起,看着他。夏柯希尔还很年轻,直到今天她才真正成为女皇,甚至她成为女皇的年纪都比其他女皇要小。一个尤其残酷的雌性,佐尔洛克听说过,在出生的前几天因为饥饿吃光了她的一半竞争者,第二天是另一半。她是个杰出的战士,她无疑能成为一个好的领袖。
战士,佐尔洛克心想,是远远不够的。要杀死一个竞争者,我们有比吃掉好得多的办法,甚至不需要费力亲手解决。但这种强烈的利己天性是应该被肯定的。女皇需要保护自己,毫无疑问。
“我从未听说过第二种战斗。”女皇的声音,年轻,锋利,一点点刺耳。“风领主和刀锋领主宣誓成为我的翅膀和利剑,皇家炼金术士则声称他们掌握一切深处的秩序,而您凭借什么与他们比肩,佐尔洛克?”

当然了,他想。

“不,我不敢妄图与他们比肩。”因为我所要做的比他们更长久。他注视着灯盏,而非夏柯希尔。他把一只手爪覆在其上,仔细地观察,看微弱的琥珀色光芒透过他爪趾间的缝隙。在静谧之中,唯有这微光涂抹出一片温暖。
年轻的夏柯希尔动了动,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嘶声。还不那么有威胁性,但听起来也很像回事儿了。佐尔洛克放平自己的触角,将它们折向脑后,轻柔地,以安抚他的新女皇。
“我还不知道宰相的工作还包括点灯。”她的黄色眼睛紧盯他,显然并不打算买账。“我有权任免皇廷官员,这点您知道吧?”
太心急了,想要做出一番事业,他默默评价。卡拉克西瓦将为此伤透脑筋。他乐于旁观他们焦头烂额,但显然他自己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佐尔洛克动了动右爪四支爪趾里的一支。他发出了一小段音波,确保它安全,无害,然后看着它消失在黑暗里。

“比那更多。”他回答,柔和地。“我解答您的疑惑,使困扰远离您;承受您的怒火,使不安远离您;保护您不受伤害,使灾祸远离您。您恩泽绵延,子嗣兴旺,我们的族群生机勃勃。虫群需要战术大师、炼金术士和刺客,轮回需要他们。但在这其中唯我不同。我不侍奉长久的轮回,我侍奉当下。在不计其数的虫群成员之中,陛下,唯我存在的目的只为您一人。”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彼此之间默默无言。夏柯希尔依然手爪交握,但比他们开始那会儿放松多了。她看着他,默默地思考着。
佐尔洛克突然抬了抬触角。他发出一声…螳螂妖特有的那种动静,看起来想起了什么。
“还有,”他说,用一种介于滑行和飞行之间的方式接近她。夏柯希尔紧盯他,但他只是抬起一条手臂,把灯挂在她床头。那儿有一个挂钩,原本是用来勾帐子的。

“还包括让您睡个好觉。”他轻柔地说。

夏柯希尔等到他离开,然后爬到床头,观察着,敲了敲那盏灯。萤火虫被惊扰了,亮了一下。
她又看了一会儿。
她在卡拉克西维斯的那些日子里,在她还是一个非常幼小的雌性时,她常常在盘绕古木旁抓那些被树脂吸引而来的凯帕萤火虫。有时她会抓着它们一整晚,直到她睡着。卡拉克西瓦们弄来了一盏灯。它不像是现在这盏,但它发出的光芒和现在很像。
琥珀色光芒微弱地一闪一闪。现在她不那么紧张了。她吃下去的新鲜的肉还在她胃里,为她带来饱腹感和安全感。
不会再有什么人来打搅她了,现在是睡眠时间。她晃了晃触角,滑下去,把自己折叠成一团,在微光中睡着了。

成为女皇后的第一个夜晚,和平常并无二致。


































大宰相掉落一个希赛克的菊纹斗篷。大概也曾经被寄予以重望,希望他能成为一个虫群卫士式的族群守护者吧…………当然,实际上…………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