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如果你们还记得他的话。











他怕很多东西。他怕冷、怕饿、怕疼,怕黑夜,怕比他强壮的虫群成员,怕死。当然他也总是想做点什么的。做点什么,得到卡拉克西瓦的嘉奖和虫群的崇拜。做点什么,哪怕就一点点。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他把这个加在他的幻想清单里。他有时候会想想,如果我能……这该有多好啊。
如果只是如果。他从没有真正地做过一次他幻想过自己该做的那些事情。他总是在还差一点儿的时候退缩了,退到自己的壳儿里去。我…这儿不需要我。他告诉自己。这会受伤,而且很痛。我不是干这个的。我…
他退缩了,在角落里,不敢看,但又有种想看看的渴望。当然虫群之中不乏勇敢的战士。很快他不敢做的事儿就有人去做。看到这儿他松了一口气。松了口气,又很失望,甚至还有点嫉妒。
他总是这样的。虫群中甚至有人给他起了个胆小鬼的外号。去干什么,胆小鬼科尔里克?我得跟着你,好把你的脑袋带回凯帕树上。
他们放声大笑。科尔里克恨恨地把自己的工具箱抓得更紧些。他想大声回敬,但他又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他们说得对。科尔里克,只会啃树皮的小懦夫。

……她温柔的低语又出现了。科尔里克用力摇头。他继续工作,塔发出嗡鸣。科尔里克,议会说,你终于修好了。我们已经等待了很久。现在,回到卡拉克西维斯来,听从我们的安排。
他垂下触角。是的,卡拉克西瓦。
而在他脑子里,另一个声音向他低语。我的爱将,女皇的声音充满担忧,你为何不回应我?你为何与叛徒共处一室?回来,孩子,你将拥有琥珀与力量,以及我的爱。
他浑身发抖。
女皇的低语无孔不入。在他交谈时,在他提着他的工具箱去修那些塔时,在他入睡时。我爱你们,我的孩子,她如此低语,回来,然后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但是不…他软弱地拒绝:卡拉克西的意志……
女皇在他脑海中发出无声的嗤笑。卡拉克西都是些叛徒,他们目光短浅,因循守旧,看不到我们帝国的光荣未来。卡拉克西给了你什么,我的孩子?他们让你以身涉险,独自一人。卡拉克西不关心你的死活。
不…………
女皇的叹息里透出深深的失望。你为什么不明白?我心如刀割。回来吧,勇士,为帝国的荣誉而战。你将拥有无上荣光。
他无法抗拒。那低语是多么悲伤。那条件听起来是多么诱人。回来吧,孩子,回来,你可以重新身处虫群之中,接受他们的敬仰和我的爱。
议会在催促他。你怎么还不动身?女皇的军队正在集结,我们需要更多的、更详细的情报。去修好塔,把信息带给我们。
科尔里克最后挣扎了一下。软弱地,徒劳无功地,竭尽全力地。是的,马上。
在他脑海中,女皇温柔的笑声久久回响。


















我确实很希望他能做点什么。你看,他那么像我自己的某一部分。……当然世界总是不需要太多英雄的。这样结尾当然也很好。像他。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