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
这儿太无聊了,朋友,也没有琥珀。

鼻炎使我夜不能寐……

Notes:“难道你就没有耳朵吗?”

很长一段时间内,限于他们与古卡利姆多其他大陆块的隔离性,他们对于劣等种族的认知是单一的。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单一的。劣等种族意味行动迟缓;劣等种族意味脆弱的防护;劣等种族意味柔软的皮毛和鲜嫩的肉。当然,劣等种族也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凭借劣等种族,他们的轮回得以实现。除此之外劣等种族同样具有智慧。理性。逻辑。随便你怎么称呼。它们的行为同样具有目的性。
就像现在。
他用一只爪趾拨弄熊猫人头顶上凸起的某种东西,试探地。它——很小,半椭圆形,黑色——棕褐色。它薄而脆弱,由短而柔软的绒毛覆盖。总之,看起来这是它身体的一部分。他审查这个小东西。这是什么?另一种触角?他拨弄它,看着它转向,弹动,回到原处。这是某种活着的东西,他肯定,也许独立于这个熊猫人的意识之外。
学习你所需要的,卡拉克西瓦说。在这一点上他十分有耐心。

——

“呃……”女熊猫人不确定地说。“你在干什么那?”
大多数时候,在蟠龙脊上,你不能靠烽火台是否点燃来判断环境。在最初那一年,她学习聆听声音,一切声音——风声,振翅声,嘶鸣,一种咔嗒咔嗒的动静。这些都是警备的信号。现在她听到的声音就很像蟠龙脊上经常听到的。当螳螂妖受到威胁,它们从胸腔深处发出低低的咆哮。你很容易就知道这是某种从更深的地方发出的声音。因为虫族特有的身体构造,这听起来像一阵尖利的风。
这股风吹过她头顶,比她听惯的轻微那么一点儿。它是有规律的,强弱跟随呼吸的节奏变化。现在它听上去更像一种放松的呼呼声。平静,愉快,诸如此类。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感觉某样东西从背后拨动她的耳朵;某样东西,锋利,冰冷,乐此不疲。
她弹动耳朵以表示抗议。
在她头顶,英杰发出一阵若有所思的咔嗒响动。



不这只是肌群反射。现在你再不停手我就要撸你须须了。)

评论(3)
热度(3)

© 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