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废土不完全导盲指南

Very useful and fascinating.
(我莫不是石乐志。)


起初没那么多人(人?)的时候,没有很多活儿需要帮忙。——有什么我能做的吗?唤醒者问。她恐怕是出于某种礼节。于是出于同样的礼节,他们也回答她:不用,没你的事儿。
但随着被唤醒的英杰越来越多。他们确实忙不过来。掠风者已经忘了是谁给了她第一个活儿(很可能就是他自己)。
“去那边的扎尼提克巢穴干掉几个聚生虫,”他说。“尽可能多。”
唤醒者点点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克尔鲁克抬起一边触角。
“怎么?”他问。
“在哪儿?”唤醒者问。

起初他们叫齐克给她张地图。但她一动不动。在一阵僵持之后,她的尖耳朵放低了。
“我看不见。”她说。

一阵沉默。
克尔鲁克看看旁边:琥珀匠师手里还拿着那张地图,他的上下颚以一个有点歪斜的角度张开着。注意到掠风者的目光,他咔嗒一声合上了嘴。
克尔鲁克环视更远的地方。无伤者玛里克投来无声的询问眼神,他沉默地看回去,示意对方稍等。在另一头,切割者里卡尔在和操纵者卡兹提克交谈,后者正照看自己的恐虫。离他们更远一点,在两道门柱的中间,觅血者斯基尔一如既往地挥舞着他的长刀,对假想中的敌人发起进攻。
他们看起来什么也没听见——或者他们听见了而装作没有。
他又把视线移回面前这儿。齐克还拿着地图,他示意对方把那玩意收起来。琥珀匠师开始打开自己的武器箱子,而他转向另一边,低头朝下看。
唤醒者站在他面前。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不,她看不到。那么很可能只是等待着,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中等待。
他凝视他看不见的、被掩盖在兜帽之后的那部分,并且花了大概几秒钟来思考他是否能把这个活儿交给她。他能信任这个劣等种族——而且是目不能视的劣等种族吗?如果她失败了……
好吧,那并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克尔鲁克承认自己没有把她的性命算在考虑范围之内。但这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愧疚。如果她失败了,那也是没办法的。轮回就是如此。
于是他说,“到我背上来。”
稍晚些时候克尔鲁克在扎尼提克巢穴上方盘旋。唤醒者一跃而下,在空中张开了双翼。克尔鲁克注视着。唤醒者的双翼将其带到了虫群里,然后她掷出自己的战刃,开始了杀戮。
“唔。”他说。
他盘旋着,偶尔冲下去解决几个唤醒者来不及应付的袭击者,然后又回到空中。等到他觉得已经够了,他向下俯冲,在下一波聚生虫涌来之前带走了她。

“我看不见,”唤醒者向他解释。“但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在那儿。”
“你只需要告诉我在哪个方向。”她又说。
克尔鲁克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她。唤醒者表现得无动于衷——考虑到她看不到这一点,这是很正常的。
他转了回去,用自己的上颚轻敲下颚,发出一种有规律的咔嗒声。通常这意味他在思考,或者……
“唔。”他说。



“今天又有用得上你的时候。”掠风者克尔鲁克告诉她。“到那边的扎尼提克巢穴去。和上次一样。”
唤醒者点点头,转过身走向一边。但她很快感受到了什么,又转回来面对他。
“还有什么其他的活儿吗?”唤醒者问。
“到我背上来。”
尖耳朵抖了抖。“我知道该怎么走。”
“随便你。”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然后唤醒者把双刃提在手里,爬了上来。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