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克西维斯禁烟管理条例(试行版)

短短短短。
当你是一个房客,你最好出去抽烟。


起初夜非常寂静。除去自己的呼吸,唯一能够听到的是风翻起枯叶。进入秋季以来,每当有风吹过,经久不息的细碎的沙沙声就昭示叶子正失去水分这事实,甚至不用开启幽灵视觉来确认。
在这里实在是太冒险了。
她在树枝之间坐好,掏出烟盒来。曾经在血薊烟到处流行的那些日子里(它们甚至有官方批准的生产证明),这类烟盒并不少见。但随着……之后,……
那毕竟有一段时间了。而现在她也不是真正地需要它。就像是,你并不饿但你总觉得自己得吃点什么。
她回想自己所学过的,在更早之前,一切都未开始之前。她甚至已经忘记了准确的语句和手势。她把拇指和食指捻在一起。
一小簇火苗开始蔓延。

有很长时间她独自一人,在茂密的凯帕树枝叶之间,聆听夜风吹树叶沙沙作响。血薊烟在她指间燃烧,她把它举到眼前,仔细地看着。——“看着”。她想象它燃烧,纸卷和烟叶在漆黑的夜晚里发出星星点点的金红色,随即变得灰白。
想象终究只是想象。颜色这概念在很久以前就荡然无存,她依靠一种模糊的本能咀嚼它。她很早以前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关于看到的和“看到”的。事实上她现在能“看到”更多,相比她能看到的时候。你可以依靠轮廓和温度和…某种东西进行感知。
但没有色彩,没有。
在看不见的时候,你得更多地依靠耳朵。幸而血精灵的耳朵还算敏锐。
在平稳的呼吸和夜的寂静里,远远地,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振翅声。
这事儿在很久之前就为人熟知,即每种振翅声都是有差别的。当你听久了,你就能发现其中的细微不同。有的很微弱,有的则发出金属似的嗡鸣声。如果速度更快则夹带风声。血精灵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熟悉的振翅声有许多,这是最为熟悉的一个。
她把烟重新塞进嘴里,深吸一口。这支烟很快就要到头了。



End.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