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脑洞。just。

这是谁家的狗子?

就,很谐。

威廉到高地写生回来,胡子拉碴,背着登山包,风尘仆仆,不修边幅,像一大堆衣服堆在那儿。他把包放在脚边。坐了挺多站,他旁边的人换了几拨,都用有点敬而远之的神色望他。他也不介意,虽然有点别扭,但也习惯了。他在自己多天未刮的胡子和乱蓬蓬的、草一样的头发之后,自顾自呼呼大睡。
车到海德公园站,他旁边坐下一个人。威廉张开眼睛望向旁边。是个亚洲人,小个子,衣装整洁,黑色的长风衣下露出西装裤的裤管,一截酒红色袜子和软底牛津鞋。他提着包,手里拿一本书。注意到威廉,他探究性地看向这边,然后——那是一种纯粹的、观察的眼神,微微地有点思索,像小孩子观察动物或一片树叶。他的黑眼睛安静而清澈。

后来威廉才知道老王是在思考今天要不要让楼道里的狗子进来过夜。威廉,自然地,知道他这种联想的来源。

所以为什么不呢:)但是狗子不能上床,至少晚上不能。

评论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