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我想吃鲷鱼沙拉。你说。
实际上你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能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可能只是你在随便哪儿听过这两个名词所以你把它们拼起来。你的女伴对此习以为常。她继续读报纸,甚至没抬头看你一眼。

关于无家可归者的事是从四月初开始的。在这个国度,冬季总是显得相当漫长。天在下雪,或者本来是打算下雪的,但还没落到地上就变成雨水。你匆匆赶路。街角丢着一团没人要的毯子,湿漉漉脏兮兮,和地面一样泥泞。你路过它,突然毯子动了动,探出一个头来。
你看着他,吓了一跳。
无家可归的人仿佛都是同一副相貌。头发纠结,胡子拉碴,颧骨高耸,脸颊深陷。他瘦得让你想起饥荒。他脏兮兮的头发垂在脸前,因为雨水,皮肤上被冲出一条条污渍。他...

这几天的摸鱼…
存一下档

被南瓜包围不知所措.jpg
实际上是昂舒克,但他那个帽子搞不来。

看作业的老师当时:这是在给南瓜下毒吗…你可以加两个被他踩烂的南瓜在后面,然后里面都是绿色的毒药
我:下毒海星
估计就坑这儿了除非让我大色块起南瓜。

发出祝我自己生日快乐的声音
摸不动就坑了吧。

“所以究竟为什么是三呢!”
我猜是因为作者喜欢三吧。
尹幽卡和雅丽亚(虽然我也不知道人外拟人有什么意思。

不不不,我才不会打tag的。他们那么可爱。都是我的。
(发出意识不清的呓语声。)

而我仍然没有睡着。

奥格瑞玛的地精区绝对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只要想想毒气、污染、地精机械的隆隆声…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螳螂会引起雅丽亚的注意。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机器边上,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一个工头走过来,似乎打算把他赶走,但他在这之前就掏出一个金币,那地精于是接过金币然后走了。
雅丽亚不打算上前搭话。螳螂妖面对废料粉碎槽,闭着眼睛摇摇欲坠,很可能在下一秒就栽进去。而且你也说不好他究竟是恰好站在那儿呢,还是就打算那么干。出自一种纯粹出于天性的担忧,她和守卫谈了谈。两个看守者——一个兽人和一个地精——都觉得是她想多了,一个路过的女巨魔则承诺自己会帮忙。雅丽亚觉得他们一个都靠不上。她在街边买了杯红茶...

也就只有摸鱼使人快乐了。
贾浒克实际上是个拿刀的螳螂……
这个拉郎来自一个和老白开过的古老脑洞。(老白:忘了的声音)

拉郎

“世人对我们诸多误解,那是因为他们愚蠢的小脑袋里没有任何可用的东西。都是些下等思维。不值得为我们所用。如果你了解哪怕一点点关于我们的事实,你就会明白。”
沉默。
“让我再解释一遍,”螳螂妖疲倦地说,揉着自己的触角,“实际上煞魔的原理是一种真菌感染。就像孢子…孢子蝠…这是两种东西,我知道,别提醒我。”他向他的搭档竖起一只手爪。“对我们这个种族而言,真菌感染完全有可能是致命的。”
他的搭档把手爪搭在搁在膝头的长矛上。她耳朵上有一撮白毛,和她的围巾相得益彰。他一把头转向她,她就闭上眼睛,发出了温暖的呼噜声。

“我得去清理一下自己,”他咕哝,“你就留在这儿,好吗?好极了。”
“唔。”裴琳说,但是并没...

如果有朝一日我变成了一个沙雕,那肯定都是老白的错。

(老白:?)

“我不敢相信,”他们的小叛徒——瘦弱,矮小,刚蜕完皮,一边触角上还残留着真菌感染的痕迹——颤抖着说道。克尔鲁克花了点时间思考他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很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但是,“它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喝醉了!要是知道我又搞砸了,…卡拉克西瓦会怎么说?”
他继续瑟瑟发抖。现在他的眼睛大概有平时的三倍大——这不是夸张,因为平时他都低着头所以根本没人看到他的眼睛。克尔鲁克确定这是恐惧,没人能气得缩成一团。他装作自己没看见这小东西在抹眼泪。
“他们会杀了我。”科尔里克绝望地说。
他面前的英杰向他点点头,那表情看起来像“真可怜”或者“但那和我...

“我要的东西在哪儿?”

唤醒者(发出欢快的声音):忘了。
打光车祸2.0。

“我很忙,外来者。”(所以快去修塔啦你条死扑街)

一个咸鱼摸一个咸鱼。
想看他被链子栓起来(?
花了。明天再说吧…

可爱,想……

我不知道你们小时候都看什么,我是说小时候……
反正我是跟他们一起长大的。(然后现在所有人都老了。)

“嗨,”哈利说,“嗨。”
他局促地耸耸肩膀。德拉科•马尔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在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绕过一个波特之后。
既然他们已经过了打架的年龄,他们就不再打架了。马尔福——阴沉的、中年谢顶的、酗酒过度的马尔福——戒备地往后一缩,尽管他的大衣领子遮住了眼睛以下的所有东西,但他紧皱着的眉头已经明确表现出了他的抗拒。
“呃,嗨,”局促的波特说,用一只手挠了挠鼻子。“你好。”他转而向潘西•马尔福问好,后者投以厌倦的一瞥,仿佛在她面前的无论是一个傲罗还是一个家养小精灵——或者只是一个不会说话的石墩——都不会有任...

都是摸鱼
人外要拟人有什么用真是个哲学问题。
(可能是为了爽吧)

……
就让我做个小垃圾吧。

bgm:http://music.163.com/song/29463703/?userid=303696706
“在虫群中互相交换体液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及我们不会用粉红色法杖那太给了。”(注1)


一.


这一切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已不可考,总之对陈•风暴烈酒来说,他唯一知道的事儿是在一个下过雨的秋天的晚上,有个螳螂妖走进了他即将打烊的小酒馆。
首先,让我强调一下,陈•风暴烈酒——有些人叫他老陈——是个不折不扣的熊猫人,他上一次看见螳螂妖还是在他年轻时当兵那会儿。作为可敬的对手,螳螂妖有很多地方可圈可点。螳螂妖等级森严,螳螂妖听从指挥,螳螂妖是残忍的战士。螳螂妖从...

就还是摸…………
无论画不画耳朵旁边都有个复读机在念叨你真垃圾。不画觉得什么也没干真垃圾,画了觉得什么也不会真垃圾。
算了本质没区别……

虽然垃圾还是存一波吧
至少给我点我做了事的安慰感……

发出不会画了所以鸽了的声音。
我lof有四个临时保存,每个都只有几行字………………
能量条0


给片片摸一下她的猎人和牧师。闪闪太太的小羊(实在缺乏一些塔布羊风味)。我的一个战士妹。
没蓝了……

“给我讲个你的故事吧。”熊猫人崽子乞求。
他们坐在蟠龙脊以西一块凸出的山脊上。齐克瑟缩在一块看不出颜色的土地精的牦牛毛毯子里,眯着眼睛,以抵御从昆莱山方向吹来的寒风。自从潘达利亚被军团占据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重新踏上螳螂高原。
听到问话,他把奄奄一息的营火又拨了拨。
“我没有故事。”他说。“但是我知道一个熊猫人的。听着。”

古老摸鱼。涉及一些私设。
发出想撸须须的声音。

“所以,”他突然说,“你们确实会梳理皮毛。”
这句话没头没脑,但不在意料之外。裴琳停下擦拭自己的长矛。在她旁边,螳螂妖盯着他带回来的那个幼崽——瘦小,干枯,绝大多数毛都纠结在一起,沾满泥巴和草屑。现在,十仔正负责把他洗干净,并尽可能地用手爪理顺他的毛发。在终于放弃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后,他们在温泉里玩耍,并互相往对方身上泼水。
“毛发是重要的一部分。”裴琳把长矛从左手换到右手,现在它在阳光下看起来锐利无匹。她满意地把它搁回膝上。“我们用这种方式表达亲近。就像,”她做了个手势,“你们也会互相整理翅膀——”
“我们不会。”一阵生硬的沉默。“螳螂妖不会。”

是存档……
我的脑子在逐渐冻结。它转不动。我想说……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的?

后来他问齐克自己是什么。你是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某个螳螂妖和一个身体柔软的种族交媾的果实。父母,你从哪儿听来这个词儿的?不,年轻人,你不了解螳螂妖。螳螂妖没有这种概念…现在去吃东西,把你的爪子洗干净!

裹着斗篷的影子,他能够看见的只有眼睛。不需要任何话语,它一出现他就认出来了。这种联系,它……就是在那儿。不需要言语就能够懂得。不需要开口就能认出。
我还记得你从我身体里脱离。它的声音沙哑。他们给你起了个熊猫人的名字。
他轻微地晃了晃触角,表示“是的”。他知道它会懂得。这没有为什么……这不像是亲近,更像一种本能。他知道在它这里他会被接纳,因为他原本是它的一部分。

一个关于占有欲的故事。


“这是什么?”
“我的宠物。”
穿制服的地精露出别想骗我的表情。“你的宠物,”他的鼻子一耸一耸,“我从未见过有老爷养这种宠物。它是什么?它有检疫证吗?它叫什么名字?”
“毛毛。”蒙面的血精灵不假思索。“实际上他是条狗。来,毛毛,叫一声。”
“你认真的?”英杰在她耳后嘶嘶低语。他巨大的复眼紧紧盯着绿皮的小东西。
“对。快叫一声,就像那样叫,呜嗷——汪!快来,我知道你行的。”

Hisek / Korik。并不好吃的AU。
这种时候我不会打tag,我想到的不是他们,是我自己。

蝗虫是个完全的小动物,小动物就是这样,饿了要吃东西,困了要睡觉,喜欢就会黏人。一眼就能看穿。

唤醒者通常不会发出声音。它只是……小小的,软乎乎的,而且全是骨头。它的耳朵又长又尖而且总是动来动去,他能和它们玩上很久。
他待在那儿然后任由它在他身上缩成一团。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漫无目的的一会儿过去了,然后他的视线集中到它的尖耳朵上。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一个爪趾,用爪子尖儿去扒拉它。他一碰它它就挪开了。
他还想再玩会儿,但它发出一阵非常恼火的声音。所以他停下来。但是它只是动了动,换了个姿势,把自己的耳朵压在手臂下面,然后继续沉默。
他又待了一阵,安静地,听着它发出的声音。那声音他从没听过,好像水流在什么地...

1 / 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