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些花朵抛掷上去的那一阵子无休无止的狂欢大喜的劲儿,其源泉是在哪儿呢。

关于

@是我在做多情种 开了个脑洞。
啥都没有只有脸毕竟这个片就是靠武打和颜!!!!!!!!值撑起来的。
是吧。
感觉要饿死了!

想看上四川……成都……重庆……之类……谈生意的曹总。曹总寻思老赵的老东家在那儿把他带去。
彼时赵老师正分割她带回来的半片啤酒鸭,闻听此言头也不抬:你去吧。
曹总原本是觉得去不去都行去了就当带他回娘(???)家。老赵原本也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去吧还有点别扭,不去吧还有点……
曹总围观他纠结一会,发微信让助理给定两张机票。
(跟老总出门就是好啊都订头等舱的)
拿了登机牌以后老赵说,呦头等舱啊。
曹总就,你以前坐过么?你以前顶多也就商务吧?你们那个小公司,啊,员工机票都是○秋航空。
这实在是○...

Just……脑洞。
聊天记录的流水账存档。

存一下档,一个同样老套的故事。
“坦白什么?是我爱你,还是我用你的杯子喝过水?”

是这样的。一个漫长的故事,如同光电。
夏天里总要下雨。

谢白白。

是我在做多情种:

@老男人与花

老相册:

借火抽烟的美军大兵

1944年,腾冲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就,发个脑洞。
狗血OOC。

是这样的。 @是我在做多情种 开了个脑洞,然后我在她的脑洞的基础上又开了个脑洞。p1是白白的,p2是我的。
啊,我爱白白(的脑洞)!可乐给你喝!

老王:能好好吃饭吗。
某年间AU。脑洞存档,待补。

某年间太原。老邵是做生意的,经年不着家,请一个账房先生管帐。先生头来的那天,穿一身黑褂子,褂子底下踏着鹿皮的靴尖。他个头不高,瘦,侧脸清矍,两个手揣在袖里,眯眼睛看院儿里的老槐树。
吱呀一声,林梅在板窗里见他回头望,一个丫鬟自里头出来,恭恭敬敬道一个万福,请先生里边叙话。他望了两眼,没说什么,转身便去了。
日落时,吱呀一声,门又推开,先生跟在老邵身后走出来,袖着手,神色淡淡的。就这么着,等到晚上林梅和陈忠上桌,邵家的桌上就多了一个人。先生坐着,起来一个一个见礼,神色也还是淡淡的。邵家的桌子是方的,先生坐西席,正在老邵右手边。林梅望他的手,腕子翻过...

Potatoes,more potatoes.
“不是送外卖的,再问自杀。”(x)

Забывайте的补充…
这是一个第二人称命令式。你可以把它翻译成“请您(你们)忘记”。
就,只是,突如其来地,你意识到你失去他了。
狗血流水账ooc。

他的记性很好,又惯于别离。离去的人很像是一颗石头。他们落入水中,荡开水纹,悄无声息,最终沉在他胃里。他的父亲,他的导师,他的挚友。他的记性总是非常好。
但他从来不说。他不说他感到疲倦、劳累和空虚,他不说他设想毁灭和逃离,他不说当他看着过去的影子——发黄的纸张、照片、墓碑、陈旧的衣服,逐渐长大的林梅——他不说当他意识到有一个空白的位置被他保留在它们身边。这些位置的主人永远不会回来。但他保留一切,为了他的记忆。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别离。通常他会保有体面地...

一个故事,稍微开点车,段子流ooc。

【WillWang】Fluffy

意识不清的流水账。流水账。流水账。一直在重复乏味的词。
狗血OOC。

从出生以来,他是个实验品。
五岁以前他不穿衣服,柔软的织物——毯子,床单,披肩——羊毛的,丝绸的,棉布的——许多色彩斑斓的长条色块构成他人生最初的记忆。然后他搬了个新家。他们教他穿衣服,设计巧妙地避开他背后的羽翼。
他还不能飞翔,也许永远不能飞翔。
十一岁的时候,或者更大,他从三楼俯冲而下,在草坪上扭伤了脚踝。他开创性地飞翔了五十米远,大约十英尺八英寸高。他躺倒在草坪上等待他们把他捡回去。天空很蓝,潮湿的风凉爽,而且柔软。他躺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回味刚才那一会儿的滋味。他的身体在空气中轻盈地上升。
那时候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能割舍这种本...

【WillWang】Забывайте

一个脑洞存档。待修。
我记得遗忘并非易事。

1s:威廉接到了林梅的电话,让他回来照顾他罹患阿兹海默综合症的前任。
威廉说我都跟他分手了你找错人了吧。林梅说那我花钱雇你。你要多少?
威廉心不在焉地说,五十万?
林梅答应了。
威廉:……(我瞎说的)
威廉:卧槽,真给啊。
林梅说,废话,以为我骗你?你回来,照顾他,五十万你拿走。
放着这钱不挣是傻的。虽然觉得这状况有点诡异,威廉还是飞回去了。林梅在机场接他,路上和他说,现在你不用担心,他已经把你忘了。
威廉点点头,觉得这设定还是有点奇妙。那个小个子,科学家,诗人,那个记忆力好得能说出十年前某一天自己穿了什么,那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天才,那个王贞,把他忘了?
听起来可...

【Willin】你一直知道

一个脑洞。涉及威廉/林梅。有车。慎点。

我不会概括。

聊天记录里扒的。所以。你们知道的。


“我长大了。”林梅说。

而王诩告诉她,“我老了。”


排除其它因素,林梅不太能喝酒。酒精使人麻痹,而她只需要一点。她需要脱离那无时无刻不包围着她的沉重感。她注视酒吧的天花板,设计者在墙体上做了一层穹顶,暖黄色的射灯在灯槽里熠熠生辉。在此之外她感到自己的灵魂脱离躯壳,无视地心引力上升,如同气泡浮上水面。她的手指摇晃杯子。冰块撞击杯壁,咔嗒,咔嗒,咔嗒。

威廉在她身边坐下的时候她仍望向天花板。威廉,在她边上坐着,两腿分开,把玩自己的杯子。他先看自己的杯子,然后也是天花...

对不起我转载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暴风哭泣。

是我在做多情种:

otp question meme


威廉/王,慎言给的问卷。


 @老男人与花 瞎写写~



1. Who is the most affectionate? 谁用情更深/更粘人?



威廉。


威廉是直球型选手。


老王是打死我都不会主动表达感情型。


威廉跟人家告白以后,老王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不动声色地说这家菜挺好吃的。


威廉觉得这就是拒绝了,很沮丧,吃完以后回去,一路都是尴尬地沉...

有一天

一个脑洞。一秒钟写梗:威廉一开始认为开玩笑是一种幽默体贴的表现,后来他改变了主意。
0.1秒钟预警:超狗血我也不知道为啥。
BGM:建党伟业片尾曲。
聊天记录里扒的,存档……档……zZZ

老王管对空监察台,威廉是飞行员。对空监察台老挨炸,一开始威廉还懵逼一下,后来已经习惯了,一边在天上飞,一边听耳机里刺啦乱响的电流声。偶尔切进来几句,都是用喊的。F11注意F11注意,你右翼有敌机。
威廉说:F11已经坠毁了,我是F1。
威廉被调过来的时候,本地的空防已经被打没了,以至于挨炸成为了一种常态。对空监察台当然条件也不好,因此一开始地上也听不到天上,天上也听不到地上。老王每天在监察台,就蹲着修被炸烂的设备。威...

【章吕】尘寰

Just拉郎。流水账存档。

滚办公桌有难度,偷个吻还是可以的。两个人又都是偷偷的,都怕被发现。这又不算是一种常规的恋爱,游离于世界的规则之外,彼此都没太认可。偷吻也不尽兴。那种想要又不敢放开的心情。
直到章在山走了,吕明哲有时候到茶水间去,站在那个地方。他和同僚打过招呼,同僚走了,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目送背影消失。仿佛章在山站在他旁边,两个人都端着咖啡杯的把手,杯子放在热水口下面。章在山凑过来亲他,嘴唇磨蹭一会,然后亲了一下,就分开了。
甚至没留下点什么湿润的触感在上头。
吕明哲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滚烫的清咖啡进口,唇舌一阵刺痛。他猛地吐掉。
一个我说不明白是否很谐的脑洞。章sir负责在吕明哲消沉的时...

听着忘情水长大,看着偶像都变老啦。
隔着段岁月他的憔悴和风霜都动人。
萌点氢气。吃枣药丸。

给一条鱼看煎鱼节目。心不会痛吗。

多年不见的钩吾山生存指南。
你崽那么孝顺你就吃一口嘛。(?

这酸爽感。

【通天/神都】尘埃

不知道是啥cp。流水账记梗。可能是沙狄,后来狄静了。大家都箭头老狄。裴子很直。
我现在觉得老沙也很直。

一个现PA。
曌姐告诉上官,你和他做,记得把录像给我。
上官就挑开了自己的睡衣带子。
她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老狄体贴地按住了她的手。老狄说:她是想要证据吧。
静儿心想我竟无言以对。老狄大半夜睡地板,过一会又说:这样也不行啊?那我睡走廊地毯。
上官:……算了。你上来吧。不对你动手了。
老狄只能睡地毯,睡得腰痛。
老狄拒绝和上官睡觉,曌姐当面问他,他面色如常脱口而出一句:我阳痿。
曌姐:………………………………………………………………………………………………………………
服了你了。

他俩闪瞎狗眼的画风永远维持不过...

想一想总是些生逢乱世,人如草芥之类的乏味句子。要么刀头舔血片刻欢愉。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了。
半夜醒了摸的。他没名气,最后纯属瞎扯。

半夜适合跟毕总聊天。
你庄的一千种死法。嗝。最后是番外。

作死了。
这个时间脑子一锅浆糊。流水账记梗。

这是毕总的锅。

这个人这么好看。

毫无经历,举步维艰。
我觉得该有场大雨。
聊天记录里扒的,没整理,存档.jpg

1/15

© 老男人与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