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塔的。快死了。

“……相比起我,活的得太轻松了。活得比你们更轻松的人可能也会同情你们,不过那不会是我。在我这里没有原谅、宽容、信任、理解和爱。没有这些东西给你们这样的人。就连你们的苦难在我面前也不值一提。你们的寒冬——不够严酷——不够冰冷——不能冻结我。”

你也知道作为猎人这种事是难免的嘛|https://zine.la/article/f75febf03d4f47ccbecaedce71f9a5df/

没写完的流水账存档…

要说什么人才是合格的骑手,当然是不辞辛苦把他带到二十级每天嘲讽一百次还要给他奶的脚男我!

风中之声https://zine.la/article/0f3bd3580e6c4b6c948970caff6b4d96/

往者不可追…

Ankoan非常可爱。前略。无论如何,掠风者永远是我的致命吸引力。

纳沙塔尔的剑鱼人墓龛。
墓龛文本在P6,P4左为Okau,右为Onatu。

伊野さん有时说如果他战败而亡,就把他埋在他倒下的地方。起初我对这件事没怎么在意,直到有一天我在戈尔贡之卫中央发现一个剑鱼人墓龛。
这个墓龛属于女工匠Aiga。它沉默地矗立在娜迦帝国最精锐的战士中间,像一面永不倒下的战旗。
我战友中的一个提起过这件事。她告诉我还有另一位女性剑鱼人的墓龛。由于只是路过时的无意发现,她没办法描述这个准确的地点,只记得是在一簇粉色的珊瑚丛中央的晴朗角落。因此我不得不漫无目的地在珊瑚上方打转。
等到我已经快丧失希望的时候,我开始随心所欲地乱飞。突然我注意到有一对深水鳐在我下面不远处徘徊。我向下降落,开...

不大好看的截图。

有时候我看看我的手,会觉得这一切都非常无趣。

也有其他故事。但都没意义了。或许在哄骗我自己的时候有用。但如果你永远不能拿出来给别人看,一切都毫无意义。你会被忘记。你会被丢进海里去。赞美那些玩意尽管我压根就不知道它们是什么。

就当这是个愿望吧:我想学会吃东西。

点我看性感掠风者和蝗虫在线打♂架 | 琥珀、音波和塔https://zine.la/article/287261e44dcc4a6d8bd509ca4f23c770/ 

短得像早泄但你最好还是注意背后。



我的念头。我张开手指就能看见它们在我指缝里溜走。大多数都很无趣。其中一些有点小聪明,它们现在唯一的用处是哄骗我再吃一点巧克力,使我感到我依然不赖,一切也没有那么糟。我整个下午都跟它们待在一起,追逐它们就像猫追逐尾巴。气喘吁吁,一无所得,眼睑上满是太阳留下的明亮光点。还有另一种东西,尽管我不会每时每刻都记得,但它一直在那儿。我没那么勇敢。如果它来了,我希望它是薄荷味儿的。

血肉诅咒时期的弱智
痛到呕吐

发现lof是真的越做越难用了

一个影踪派和螳螂联动的爽文。我就是那种口味很老套想看大家一起玩的人。观看时请勿携带脑子……

如果顺利的话,四月之内写完。

【难于穿针引线】 | 琥珀、音波和塔 

https://zine.la/article/157306b5cd214dc4a7793c7935a09176/

是摸鱼存档
我甚至还加了防瞎眼专用封面_(:з」∠)_

2018年末的SLO13无料

卡拉克西英杰个人向无cp<Klaxxi Superstar>pdf

https://pan.baidu.com/s/1VEjEQa2je-nKgEjScJxoPQ提取码:j6f6

部落沃顿NPC塞利克/丘瓦巴<Beneath the sand>pdf

https://pan.baidu.com/s/1CwoCcdG32afo8AnDuuayAQ提取码:881v

其实唯一能看的大概是夏总。其次是至尊。最后是掠风。

螳螂妖 - #魔兽世界中文维基# - 灰机wiki https://warcraft...

Rannán


如若黑暗帝国之刃在此处,必将嘲笑他们不过是一些被神抛弃的小可怜虫。


“我准可以试试。就试试。你瞧,我有这么多好东西——”

操纵者把翅膀凶狠地往下一压。“那么您去找些别的虫子来。”

他们的聊天,或者争吵,就到此为止了。这对新的一天来说算不上是开了个好头。扎尼提克卷着舌头说话的毛病就跟他的触角一样累赘。他数百次觊觎他不应得的奥秘,屡遭拒绝,尤其他碰壁时展现出的厚脸皮实在令人钦佩。眼下他只是点点头,嘀咕着走到实验台的另一头去了。

JUST,一个很老的问卷 。填着放松一下。

Kaz'tik the Manipulator / Rik'kal the Dissector


otp question meme


1. Who is the most affectionate? 谁表现得更深情/更粘人?


里卡尔。

切割者一直是话更多的那个。通过坚持不懈的、夸张的肢体语言和,如果转动触角和敲打牙齿算是表情的话,他营造出了一种虚假的真诚。

在这份来路可疑的深情里至少(恐怕也只有)他的好奇心是真的。

鉴于他们之间这种戏剧性的亲密正是因为他话多带来的后果,卡兹提克被迫擅长...

Silent Lucidity : http://music.163.com/song/29750820/?userid=303696706 

像夜晚的车灯。

睡觉…
是一个割大腿肉自给自足产粮的故事(?)

夜晚时间。
哄睡觉脑洞……

hopelessly dependent on和 blind loyalty这种形容真浪漫。

一些不好食的存档
但我想不到他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好难过啊。

【。】失眠

我想吃鲷鱼沙拉。你说。
实际上你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能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可能只是你在随便哪儿听过这两个名词所以你把它们拼起来。你的女伴对此习以为常。她继续读报纸,甚至没抬头看你一眼。

关于无家可归者的事是从四月初开始的。在这个国度,冬季总是显得相当漫长。天在下雪,或者本来是打算下雪的,但还没落到地上就变成雨水。你匆匆赶路。街角丢着一团没人要的毯子,湿漉漉脏兮兮,和地面一样泥泞。你路过它,突然毯子动了动,探出一个头来。
你看着他,吓了一跳。
无家可归的人仿佛都是同一副相貌。头发纠结,胡子拉碴,颧骨高耸,脸颊深陷。他瘦得让你想起饥荒。他脏兮兮的头发垂在脸前,因为雨水,皮肤上被冲出一条条污渍。他...

发出祝我自己生日快乐的声音
摸不动就坑了吧。

也就只有摸鱼使人快乐了。
贾浒克实际上是个拿刀的螳螂……
这个拉郎来自一个和老白开过的古老脑洞。(老白:忘了的声音)

拉郎

“世人对我们诸多误解,那是因为他们愚蠢的小脑袋里没有任何可用的东西。都是些下等思维。不值得为我们所用。如果你了解哪怕一点点关于我们的事实,你就会明白。”
沉默。
“让我再解释一遍,”螳螂妖疲倦地说,揉着自己的触角,“实际上煞魔的原理是一种真菌感染。就像孢子…孢子蝠…这是两种东西,我知道,别提醒我。”他向他的搭档竖起一只手爪。“对我们这个种族而言,真菌感染完全有可能是致命的。”
他的搭档把手爪搭在搁在膝头的长矛上。她耳朵上有一撮白毛,和她的围巾相得益彰。他一把头转向她,她就闭上眼睛,发出了温暖的呼噜声。

“我得去清理一下自己,”他咕哝,“你就留在这儿,好吗?好极了。”
“唔。”裴琳说,但是并没...

如果有朝一日我变成了一个沙雕,那肯定都是老白的错。

(老白:?)

“我不敢相信,”他们的小叛徒——瘦弱,矮小,刚蜕完皮,一边触角上还残留着真菌感染的痕迹——颤抖着说道。克尔鲁克花了点时间思考他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很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但是,“它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喝醉了!要是知道我又搞砸了,…卡拉克西瓦会怎么说?”
他继续瑟瑟发抖。现在他的眼睛大概有平时的三倍大——这不是夸张,因为平时他都低着头所以根本没人看到他的眼睛。克尔鲁克确定这是恐惧,没人能气得缩成一团。他装作自己没看见这小东西在抹眼泪。
“他们会杀了我。”科尔里克绝望地说。
他面前的英杰向他点点头,那表情看起来像“真可怜”或者“但那和我...

可爱,想……

1 / 12

© 未驯服的科里克提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