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些花朵抛掷上去的那一阵子无休无止的狂欢大喜的劲儿,其源泉是在哪儿呢。

关于



放眼望去,群山如画。

在山上行走和在平地上行走可是两种滋味:一者气喘吁吁,一者气定神闲。除此之外,要在登山的旅途中就知觉这座山后面的景色,那可是绝对不能的;而在平地上则可以一览无余。
钩吾山长城就矗立在画山的脊背上。它建在山上,随山势起起伏伏;但工匠们的智慧和努力使大部分城段都保持着一种惊人的平稳,完全不像爬山那样颠簸。走在上面就像走在宽阔的道路上那样稳当。在这里你可以慢慢地从一处箭楼走到下一处,直到落日金红的余辉洒遍城墙;你也可以停下来,远眺群山如画,感受自钩吾山而来的风吹拂在你两肩之上。——当然,这儿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心思。他们神色肃穆,来去匆匆,屹立着如同虎军炉火中锻铸的钢铁。
威廉...

这个号日后作为存档使用,不关注任何人,不打(除了只有我产粮的一人圈以外的)任何tag。大家想unfo的可以unfo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多谢多谢。

notes:一个雄雌莫辩的……
他不适合女装扮相,但时常有种雄雌莫辩的美。没有修……后期也许会修一下。

notes:吸猫爱好者和他的云养猫故事。

阿豪捡了个猫。

不,他第一百零一次更正,他捡猫绝对不是因为他是个吸猫综合征(这种行为在当下愈发流行了),绝对不是因为猫对他喵喵叫,绝对不是因为猫蹭了他的裤脚还在上面留下猫毛。总之阿豪蹲下来摸了猫下巴大概有五分钟,猫一动不动地抬着下巴让他挠。后来猫开始打小呼噜,阿豪虎躯一震,四顾无人,迅速把猫抱起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猫捡回来大概有一个下午了。期间他(阿豪决定是他,因为他看到一对猫蛋蛋)探索了阿豪的床和脏衣服,然后决定枕头是一个更好的地方,于是他给自己洗洗脸趴下来睡了。趁他睡着阿豪赶紧去洗了自己的内裤。

晚上回来大威叫道:豪哥!

他掀开阿豪的床帘...

notes:缺陷者和他的秘密王国。其中一部分(对照组那部分)from @是我在做多情种 。爱你。

后来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别管那个对照组了,求你。

聊天记录存档。除此之外:今后我关于这对儿的内容都会打这个tag。之前的正在整理。

————

老王which在别人看来不是很正常,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存在一些问题。他无法确立一个真正的亲密关系,无论是伙伴、亲子、知交还是爱人。他从小就没有一个人来作为他的家人,作为他的长辈和引导者来教导他如何处理一段亲密关系,所以他只是不会。

Unable,не могу,无能为力。那种不会。他在正常交流上没有问题,但不能更进一步。

人际关系守则第一...

我去看追龙了。
天啊这个轮廓,这个鼻尖和下巴,这个腰,这个锋利的清瘦的轮廓,他不动声色也是调情了,吞云吐雾简直是勾引了。他把眼皮垂下去,他倚在茶餐厅窗台上,一半被染成金色。他横眉冷对,他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地穿小西装小马甲小外套,他带着血迹抽烟,憔悴也是万种风情。色授魂与,不可言传。
你们华哥那么美我爱他一辈子!!!!!!!!!!!!!!!!!!!!!!!(嘶吼)

一个有点蒸汽朋克的……AU。
JUST。

“梅梅戴上了自己的护目镜。”

一个脑洞。just。

这是谁家的狗子?

就,很谐。

威廉到高地写生回来,胡子拉碴,背着登山包,风尘仆仆,不修边幅,像一大堆衣服堆在那儿。他把包放在脚边。坐了挺多站,他旁边的人换了几拨,都用有点敬而远之的神色望他。他也不介意,虽然有点别扭,但也习惯了。他在自己多天未刮的胡子和乱蓬蓬的、草一样的头发之后,自顾自呼呼大睡。
车到海德公园站,他旁边坐下一个人。威廉张开眼睛望向旁边。是个亚洲人,小个子,衣装整洁,黑色的长风衣下露出西装裤的裤管,一截酒红色袜子和软底牛津鞋。他提着包,手里拿一本书。注意到威廉,他探究性地看向这边,然后——那是一种纯粹的、观察的眼神,微微地有点思索,像小孩子观察动物或一片...

关爱老年人身心健康!(常回家看看.mp3)

一个脑洞。老不死的狄仁杰。
老狄:我不当主角很多年……
(本质上还是一个狄沙脑洞。)

请各位乘客站稳扶好。今天王老师开车。
偷偷看会不会被剪掉。

Just脑洞,如果我想写我会细化一下……港真我的状态是否混乱从我和老白的聊天记录就能看出来。最近可以说是非常差了。

Just。一个哨向。哨兵!威廉x向导!老王。
老王的精神体是大鲵。
go↓

在遇袭之前的几个晚上威廉做着那种梦。“那种”。一个哨兵在找到他的向导之前可能会做梦。他看到冰,和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这意味他的向导接近了他。但是,威廉环视四周:他的同伴们风尘仆仆,表情疲惫。
他暗自摇摇头。

“我确实做了梦。”他坚持。
托瓦尔耸肩。“现在说这个?”他眯着眼注视远方: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威廉咂咂嘴。他们俩沉默地肩并着肩,看向远方一望无际的沙丘。

这天晚上梦又来了。
他梦到自己踏过雪地,他低下头,毫不意外地发现这是自己的精神体。他看到多毛的前肢和爪子。威廉蹲坐下来,抬起一只后爪抓挠耳朵。
这不是他熟悉的林子。这里...

嗯,让我来看看它会不会被哔。
一个不知为什么会存在的狗血故事,卧底!老王and杀手!威廉。
今天威廉也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翻到最后一图有惊喜哦。

例行犯病。只有晚上能看的脑洞。
WillWang,关爱老年人身心健康。

Anyway.一个全员玄学打怪脑洞。
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老王。和感到懵逼的威廉。希望○度地图能带他找到回家的路。

一个脑洞which从和 @是我在做多情种 的聊天记录里扒的。画风转换飞快。
WillWang。我试图写一个破套路然而最终成为了套路。sigh.

威廉是个渔夫,抓了个人鱼养在自家水池子(鱼塘?)里。然后他回来发现人鱼没了。
威廉?????
然后他打开门发现自己家来了个棕仙。[棕仙是苏格兰传说里的小妖精,和田螺姑娘差不多(除了不会做饭)——作者注]总之就都收拾过了。
找了一圈没找到,威廉就只好自认倒霉觉得是谁偷了或者跑了之类的,但是他觉得还是偷了毕竟人鱼没有腿(老王:真的吗。)
王老师,虽然见过单身人鱼(男)的居所,但这种单身人类(男)的居所(还这么乱)他还是没有见过的。感到了震惊,怀揣着“人类在这么艰难...

就。一个片段。

@是我在做多情种 开了个脑洞。
啥都没有只有脸毕竟这个片就是靠武打和颜!!!!!!!!值撑起来的。
是吧。
感觉要饿死了!

想看上四川……成都……重庆……之类……谈生意的曹总。曹总寻思老赵的老东家在那儿把他带去。
彼时赵老师正分割她带回来的半片啤酒鸭,闻听此言头也不抬:你去吧。
曹总原本是觉得去不去都行去了就当带他回娘(???)家。老赵原本也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去吧还有点别扭,不去吧还有点……
曹总围观他纠结一会,发微信让助理给定两张机票。
(跟老总出门就是好啊都订头等舱的)
拿了登机牌以后老赵说,呦头等舱啊。
曹总就,你以前坐过么?你以前顶多也就商务吧?你们那个小公司,啊,员工机票都是○秋航空。
这实在是○...

Just……脑洞。
聊天记录的流水账存档。

存一下档,一个同样老套的故事。
“坦白什么?是我爱你,还是我用你的杯子喝过水?”

是这样的。一个漫长的故事,如同光电。
夏天里总要下雨。

谢白白。

是我在做多情种:

@老男人与花

老相册:

借火抽烟的美军大兵

1944年,腾冲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就,发个脑洞。
狗血OOC。

是这样的。 @是我在做多情种 开了个脑洞,然后我在她的脑洞的基础上又开了个脑洞。p1是白白的,p2是我的。
啊,我爱白白(的脑洞)!可乐给你喝!

老王:能好好吃饭吗。
某年间AU。脑洞存档,待补。

某年间太原。老邵是做生意的,经年不着家,请一个账房先生管帐。先生头来的那天,穿一身黑褂子,褂子底下踏着鹿皮的靴尖。他个头不高,瘦,侧脸清矍,两个手揣在袖里,眯眼睛看院儿里的老槐树。
吱呀一声,林梅在板窗里见他回头望,一个丫鬟自里头出来,恭恭敬敬道一个万福,请先生里边叙话。他望了两眼,没说什么,转身便去了。
日落时,吱呀一声,门又推开,先生跟在老邵身后走出来,袖着手,神色淡淡的。就这么着,等到晚上林梅和陈忠上桌,邵家的桌上就多了一个人。先生坐着,起来一个一个见礼,神色也还是淡淡的。邵家的桌子是方的,先生坐西席,正在老邵右手边。林梅望他的手,腕子翻过...

Potatoes,more potatoes.
“不是送外卖的,再问自杀。”(x)

Забывайте的补充…
这是一个第二人称命令式。你可以把它翻译成“请您(你们)忘记”。
就,只是,突如其来地,你意识到你失去他了。
狗血流水账ooc。

他的记性很好,又惯于别离。离去的人很像是一颗石头。他们落入水中,荡开水纹,悄无声息,最终沉在他胃里。他的父亲,他的导师,他的挚友。他的记性总是非常好。
但他从来不说。他不说他感到疲倦、劳累和空虚,他不说他设想毁灭和逃离,他不说当他看着过去的影子——发黄的纸张、照片、墓碑、陈旧的衣服,逐渐长大的林梅——他不说当他意识到有一个空白的位置被他保留在它们身边。这些位置的主人永远不会回来。但他保留一切,为了他的记忆。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别离。通常他会保有体面地...

一个故事,稍微开点车,段子流ooc。

【WillWang】Fluffy

意识不清的流水账。流水账。流水账。一直在重复乏味的词。
狗血OOC。

从出生以来,他是个实验品。
五岁以前他不穿衣服,柔软的织物——毯子,床单,披肩——羊毛的,丝绸的,棉布的——许多色彩斑斓的长条色块构成他人生最初的记忆。然后他搬了个新家。他们教他穿衣服,设计巧妙地避开他背后的羽翼。
他还不能飞翔,也许永远不能飞翔。
十一岁的时候,或者更大,他从三楼俯冲而下,在草坪上扭伤了脚踝。他开创性地飞翔了五十米远,大约十英尺八英寸高。他躺倒在草坪上等待他们把他捡回去。天空很蓝,潮湿的风凉爽,而且柔软。他躺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回味刚才那一会儿的滋味。他的身体在空气中轻盈地上升。
那时候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能割舍这种本...

1/15

© 老男人与花 | Powered by LOFTER